唯留玉壺冰心丹青在人間 – 中國冰雪國畫宗師于志學的得意門生管敬革

【張永漢/綜合報導】盤點已經揮別的2018年微信圈最火話題之一的,莫過于微友們人民大會堂出境率最高的國畫,在網友列出的出境作品裏,其中還健在的于志學那幅冰雪山水畫得到天下微友們紛紛點贊,本文所要記叙就是這位在中國畫壇冰雪開宗立派的國畫大師及其門徒管敬革之間傳承的故事。
縱觀現代畫家中于志學無疑是一個具有深厚文學綜合修爲較高的繪畫大師,他無愧又是一位在傳承中創新的山水國畫大家。在一次偶然的錯誤中發現著冰雪的新技法,于是冰雪畫開闢出歷史新紀元……
多少年風雨在携雷挾電中過去,如何將這新奇冰雪技法更好地傳承下去深深凝繞在于志學的腦海裏。就在他八十歲之際學生管敬革懷著感恩之心走進于志學老師授技的視野……
記者百度到相關材料上如此介紹:于志學者,筆名問津、干城,1935年生于黑龍江肇東市。系冰雪山水畫創始人,冰雪畫藝術研究會會長,現任黑龍江省畫院名譽院長、第九届全國政協委員、中國美協理事、中國藝術研究院美術創作院創作研究員、中國國際書畫藝術研究會副會長,美國國際傳記研究院傳記協會副理事長,英國劍橋大學國際傳記中心研究員,第九届全國政協委員,第五届中國美協理事,一級美術師、中國國家畫院研究員。
于志學自1960年伊始便專著于研究雪景畫,創造出中國畫新奇的技法冰雪山水畫獨步標新立異在中國畫壇。

于志學作品

有丹青評論家們認爲:冰雪山水畫以其特有的藝術語言和獨特的技法,表現了“冷逸之美”等冰雪美學的核心思想;填補了一千多年來不能直接畫雪更不能畫冰的空白;使傳統中國畫的表現對象由山、水、雲、樹拓展到山、水、雲、樹、冰雪,創立了中國畫“白的體系”。

管敬格作品

管敬革者,乃是一位從東北遼寧本溪豪爽奔放的青年女畫家。說起管敬革的冰雪情懷還來自于她孩提時期踏遍田頭壩間,對鄉村一草一木的難滅記憶,“尤其是塘裏或田間的一草一木,特別每次大雪飄過之後,北國天地處處籠罩在銀裝素裝、一片婀娜多姿與嬌美動人相交,瓊花綻放地遠遠望去起伏連綿無絕,展顯出一幅唯美迷人的畫卷。”深深印在童年管敬革的記憶中,最後涌動出創作表現冰雪山水畫的欲望。
爲了更高藝術追求與拓寬藝術視野,管敬革毅然放弃家鄉安逸平靜的生活,隻身來京就讀于中國藝術研究院研究生院博士生導師、著名冰雪山水創始人于志學碩士研究生班,學習冰雪畫。有名師的教導和同學的相互切磋與砥礪,如魚得水勇猛精進,藝術水平不斷提高。

管敬格作品

管敬革是一個柔情似水、充滿激情的女畫家。她畫筆之下對所描繪的大自然充滿著愛和人性的關懷,縱觀其作品冷艶中蕰含著勃發的生機。她善于駕馭和創造變幻無窮的機理,加之傳統筆墨的巧妙組合運用,使她的山水畫作品呈現出獨特的藝術效果。走進她的冰雪國畫世界猶如聆聽到一首首優美的旋律,是那麽美侖美奐。
有美術理論評論家惜字如金撰文:管敬革的冰雪山水格調高雅,風格獨特。她把礬墨技法和水墨技法做了有機的結合,巧妙地利用礬水的特點,最大限度去解放了筆墨,既有礬墨的冷靜理性,又有水墨的酣暢淋漓;既很好地表現了冰雪物象,又不妨礙筆墨的縱橫恣肆,呈現出一種既异于古人又不同于時人的獨特風格。作品既有傳統山水畫的筆墨意境;又吸收了獨特的現代的筆墨技法;能够更好表達冰雪意境的山水畫的審美追求,既古典又當代既寫實又寫意,開創了中國冰雪山水畫的新境界。確實如此,近觀一批活躍在中國畫壇的女畫家,管敬革無疑是一位有潜力較好地傳承著冰雪門派的畫風:她以中國畫的寫意精神統領冰雪畫面,用西畫的色彩明暗關係和裝飾效果渲染,有著强烈時代感的鮮明印記,所用的繪畫語言無一不是中國傳統的水墨,表達的是傳統文人“寫物寄意”發情懷。管敬革在傳統的基礎上,通過冰雪畫礬墨新技法和語言形式追求前人冰雪山水畫所沒有開啓的表現途徑,去完成自己“ 藝術原創性因素 ”的自我理想 ,幷借此形成自己的藝術風格。

管敬格作品

管敬革在傳統的基礎上,通過冰雪畫礬墨新技法和語言形式追求前人畫山水所沒有開啓的表現途徑,去完成自己“藝術原創性因素”的自我理想,幷借此樹立自己的藝術風格!傳統山水畫形式轉換成具有新的現代意識和冰雪美學審美內涵的大寫意風格,故而便打上了管敬革冰雪山水畫鮮明的藝術符號。其所寫之雪,晶瑩剔透,欲滴欲落,似無寒意,却顯溫潤。其畫法可謂前無古人,若再深研畫理,拓寬境界,詩性的揮寫,不知後人能超越否?

醉心寫丹青十幾年來,管敬革致力于冰雪畫的探索,運用超寫實,高難度的筆墨技巧,把冰雪的高潔、嬌美、靈透、靜謐、冷逸之美表現得淋漓盡致,美侖美奐,賦予了冰雪山水畫這一題材的新的藝術語言和內蘊寓意,彰顯著獨特的藝術個性。作品風格,突破了前人今人的既成技法,自成體系,形成獨樹一幟的“管氏冰雪畫風”,開創了冰雪山水畫的新境界。
行文至此,筆者祝願管氏敬革在丹青之路上,不忘初心,砥礪前行地苦鬥出屬於自己的一片新天地!

于志學(左)與他的門生管敬格(右)醉心於寫生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