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文融立體詩書畫  東方美學新境界

【記者許綾芳/高雄報導】「在美國念書時,我一直想將雕塑東方化, 讓雕塑作品呈現東方的意境美!」藝術家許文融返台後, 打破中國古代文人畫的平面限制,將詩、書、畫立體呈現, 開啟東方美學新境界。這位曾獲「全國十大傑出青年」的藝術家,9 月23日在佛陀紀念館舉辦「一曲高山流水─許文融創作展」 開幕座談會,分享創作歷程和理念。此次展出50餘件作品, 包括獨創的草書立體雕塑,並致贈佛館《我見青山應如是》 水墨畫作。

佛館館長如常法師於開幕座談會上表示,許文融的作品,將詩、 草書與中國文人畫等東方意象,以立體形式表現,運用軟紙、軟筆, 透過不銹鋼或青銅為媒材,融入中國五千年的詩文內涵, 運用草書線條筆韻的律動,成為「詩、書、境、形」 於一體的三度空間立體雕塑,是一項全新的嘗試; 並讚嘆許文融作品呈現的解脫與自在,從具象到抽象, 從平面到立體,作品傳達歡喜、愉悅的心情, 開創出東方美學前所未見的新意境。

曾創作320公尺長「大台灣峰物圖卷」的許文融,1964年出生 於彰化縣大城鄉,從小就喜歡畫畫,國中時受美術老師邱麗琴鼓勵, 畢業後投考復興商工美工科。所謂「造化弄人」, 就在許文融準備負笈北上時,卻遭逢喪父之痛,他只好向口試老師、 水彩畫家林振洋要求轉到夜間部,以利白天工作、 晚上念書來解決經濟問題。

林振洋答應他的要求後,許文融白天就在廣告社當學徒, 期間曾畫過廣告、電影看板,也雕刻過佛像、做過卡通學徒, 甚至曾擺過地攤、送過報紙,可謂吃盡苦頭。 曾教過他的老師王素霞說:「每個人頭上都有一片天, 不要小看孩子的潛能。」 提到當年許文融一幅孩童吃力拉著一頭牛的畫,讓她相當驚艷。

許文融表示,他大學連考三次才考上,從最初修習水墨, 後來到美國進修油畫、雕塑,他認為材料並非東西方藝術之分別, 只是呈現方式不同。10幾年前,他試圖脫離西方美學的束縛, 不同於傳統著重技法的表現,融合東方的美學型式, 賦予西方雕塑新的生命,展現東方意境之美。

「生活就是藝術的一環,就是一張畫布」, 生活經驗引發許文融的靈感,小時候的農村生活, 成為他創作的素材來源;習禪之後,他將禪及佛經融入作品中, 以書法虛實之美、繪畫結合雕塑, 創作出有別於一般法相莊嚴的鏤空觀音。

他認為,人生的意義不在錢賺多少,而是境界提升了多少。過去, 他總是為日益稀疏的頭髮如何做造型而煩惱,但自從理了光頭之後, 這些煩惱都不見了。許文融也說,因為在佛光山早齋的過堂中, 嚐到美味素菜所引發的感動,促使他開始吃長素, 人也益發神清氣爽,思路更加清晰。近年,他開始學習古琴, 他希望似高山流水般的琴音,為人生彈奏出一個意境, 也擴展到他的每一個作品。

展出作品代表時間與空間的連結,透過書寫所呈現出來的東方意象-「線條」作為藝術家許文融水墨、油畫及雕塑等不同形式媒材創作上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