俠女風範-專訪「台灣婦女聯合會」理事長湯金華

【記者鄭慧美/高雄報導】甫於2019年2月正式成立的「台灣婦女聯合會」由來自湖南株州的湯金華,眾望所歸,當選首屆理事長,並於2019年5月16日正式就職。

台灣婦女聯合會理事長湯金華表示,目前正積極籌組台北、台中、雲林等各分會,期盼結合婦女,壯大婦女組織力量。

台灣婦女聯合會理事長湯金華,來自湖南攸縣、現住高雄。1991年嫁到臺灣,算是來臺灣比較早的湘女。
九十年代初期,對於從大陸嫁到臺灣的陸配,臺灣有很多限制性的規定,讓很多陸配真是苦不堪言,其中有一條是,臺灣人與陸配婚姻登記後,陸配不能馬上來台共同生活,需要丈夫在台提出申請,一年以上才能來台探親。而且,夫妻在台團聚時間限制是每次只能3個月,這個規定,逼迫了成千上萬對陸配夫婦,牛郎織女,海峽對望,分居兩地。
台灣婦女聯合會理事長湯金華談稱:與先生雖然1991年結婚了,但直到1993年,才能來到臺灣夫妻團聚,1994年生兒子。三個月期滿後,又必須帶著幼子回大陸。每年不斷重複這種無奈的情形,先生只得陪我和年幼的兒子在湖南與臺灣之間來回奔波,疲憊不堪的我當時真的羡慕嫁在大陸的姐妹們那種風淡雲輕的婚姻生活。按照當時的規定,如果拿到臺灣的居留證就不用來回奔波了,但麻煩又來了,那就是,即使有了臺灣的居留權,但在兩年內,回大陸居住的時間不能超過30天,否則就拿不到身份證。所以,我整整兩年時間不敢回去陪我年邁父母和其他親人。當時,我真的無法適應這樣的生活,但有苦無處訴,感到非常無奈。
但這樣也不算什麼,更令人無奈的是,大陸配偶沒有拿到臺灣的身份證之前,是不能外出成事任何工作的,我比較幸運,因為先生的經濟條件不錯,不用外出工作。但比起來,大部分陸配姐妹,夫家的生活狀況也不是很好,加上必須湊足兩岸來回的費用。因此,那些年,在桃園機場,常常能看到大陸姐妹因打工被臺灣員警抓進派出所關押起來,等家人湊足機票後,帶著手銬被押送至機場的情形。

湯金華又說,2003年,我的先生突然去世,當時兒子還在高雄福康國小讀3年級,當時我和兒子真的不知道怎麼辦?無助的我,在臺灣堅持到兒子小學畢業,然後帶著兒子回大陸讀完了初中、高中、大學。在那十年中,我勇敢的走出來,又重新認識了很多大陸姐妹及台灣的婦女同胞們,她們給了我很多幫助。而臺灣的相關法規也隨著陸配上街頭不斷的抗爭慢慢在放寬。這讓我意識到,我們在臺灣的陸配一定要團結起來,很多不合理的政策才能有改變的機會。這些年來,我們大陸新娘在臺灣生活,有笑有淚,有血有汗,這麼多年,很少有人重視過陸配的過去、現在和未來,現在的我,孩子大了,生活沒有壓力,飲水思源、也想要為社會盡點力、做點事,協助在台的陸配姐妹們爭取福利及回饋台灣婦女朋友對我的幫助。
湯金華強調,他很榮幸當選首屆理事長,是責任的開始,也要感謝中華台灣經貿文化交流協會的奔波協助籌組,「台灣婦女聯合會」旨在維護及健全婦幼權益並促進兩岸族群融合及經貿文化多元交流合作、凝聚兩岸婦女合作協助婦女弱勢投入社會公益,造福兩岸婦女,使兩岸婦女能獲更大推廣及交流,使社會更溫馨和諧。